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评论资讯财经华人台湾香港城市历史社区视频云南新加坡滚动

海外网>>中原>>文化收藏>> 正文

龙门“印”象之卢舍那的微笑

杨江涛印石艺术

2015-02-02 10:39:01|来源:海外网|字号:

DSC_5469_conew1.jpg

洛阳龙门石窟是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其永恒、伟大被全世界所认同,尤其是精美的石雕艺术,堪称一绝。每年,龙门石窟都要迎来数百万计的游客前来瞻仰它的风采。

青年篆刻艺术家杨江涛先生凭借二十多年的雕刻和绘画实践经验,以及对卢舍那的深刻理解,用方寸印石、纯手工创作,历经两年时间生动刻画出了卢舍那的造像印章,共计81枚。杨江涛先生“卢舍那的微笑”印石秉承“一年佛心,千年传承”的理念,将这一世界文明古迹、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遗产精髓及现代雕刻技术巧妙融为一体,其精细的做工、生动的造型无不体现卢舍那的惟妙惟肖,且具有很高的艺术及收藏价值。

观其貌、绘其形、刻其韵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洛阳龙门石窟以西山明珠——奉先寺的卢舍那大佛而闻名世界。卢舍那大佛是龙门石窟中艺术水平最高、整体设计最严密、规模最大的一处大龛。卢舍那大佛别具匠心地开凿于西山南部的半山腰间,在开窟造像时,开凿匠师以“依山就势,浑然天成”的意念,造就了闻名千古的“峭壁上的艺术”,令世人惊叹不已。也正因折服于卢舍那的博大壮美,杨江涛先生籍生平所学——篆刻,以表达内心的震撼之情。

在洛阳师范学院学习美术期间,杨江涛先生每逢周末便会来到龙门石窟感受其独特的韵味。清晨的伊水河畔格外安静,水款款向西流,缓缓朝东走,一边是香山,一边是龙门山,从北魏到北宋,此地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就伴随着寺院的晨钟暮鼓,成就了一方佛境。一步一叩首,一步一莲花,一步一佛佗,虽不是佛虔诚而谦卑的信徒,但也不得不为人力的伟大而惊叹折服。临水拾阶而上,卢舍那佛高高结跏跌坐在八角形束腰莲花须弥座,俯视众生,龙门石窟云云众佛,唯她独尊。其面容丰腴,方额宽颐,眉如弯月,双目含情,嘴角微翘,浅笑盈盈,表情含蓄而神秘,严肃中带有慈祥,慈祥中透着威严,威严中又有着一种神圣与威武,是一个将神性和人性完美结合的典范,恰词赞曰:“相好希有,鸿颜无匹。大慈大悲,如月如日”。当和她那永恒、恬淡、慈祥、智慧的目光对视时,你会顿觉心境空灵升华,恬然平静,每逢此时,杨江涛先生手中的画笔便不由自主地挥动起来,创作由心而生,记录这一刻的感动。正是这一幅幅感由心生的画面,为杨江涛先生的81枚印章——“卢舍那的微笑”的诞生奠定了基础,也为传承世界文化遗产奉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佛曰:不住于相,般若立现。为了更加深入地刻画卢舍那一抹神秘的微笑,全方位地展现其内涵,杨江涛先生潜心研读了魏晋南北朝及隋唐时期的佛教艺术,真所谓煞费苦心。

卢舍那在佛教中被认为是佛陀的报身,佛教有“佛有三身”之说:即应身佛“释迦牟尼”、法身佛“毗卢遮那”,以及报身佛“卢舍那”。报身是佛的修行依因果感召而来的报应身,是修行圆满、大彻大悟的表现。致力于刻画卢舍那那抹最接近尘世、最能体现慈悲和众生平等的微笑,杨江涛先生采用从各个角度采影的形式,利用光与影、明与暗的交替,深入浅出的刀工、秀丽灵动的技艺,深入刻画了卢舍那佛双眼稍向下俯视、目光和礼佛朝拜者的仰视目光交汇、无论你在哪个方位看她,她都好像在对你微笑的神韵。千百年来,就这样默默地俯视芸芸众生,深沉地向每个角度望她的人展露意味深长的笑意,其智慧、人格、道德以及其他各方面都是完美的、圆满的、至高无上的。

卢舍那的微笑是大佛参透一切的基本表象,是一种大智若愚的丝毫表露,是一种高山之巅的巡视,是一种任你沧桑巨变、我自泰然处之的虚怀。杨江涛先生对佛教形象进行了自己的解释,赋予了其自己的感情与认识,不仅使卢舍那的微笑具有曲折地反映现实生活的意义,也使作品更具有了民族的风格。“人心向佛,佛心向人,人即是佛,佛即是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刻微笑、携龙门、传文化

81枚印章,刻画的不仅仅是卢舍那的微笑,更是对石窟文化乃至中原文化的传承。作为皇家石刻艺术的典范,龙门石窟展现了石雕这一神性与人性、环境与心境、等级与造像的完美结合,凸显这一古老艺术形式的魅力,也是人类艺术创造力的杰出代表。这一独特的文化瑰宝也因卢舍那而荣膺世界遗产之誉,美轮美奂的石刻艺术品,凝聚了人们对真、善、美的强烈追求。千百年来,默默地涤荡着人们的心灵,深深地影响着人们的行为,教化我们与人为善,共建和谐、美丽的世界。

诸如“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使人望而起敬,但又不冷若冰霜,有人间气息才觉得可亲可信,介于人神之间才最有魅力。“神”气太足使人觉得可敬不可亲,难以引起共鸣;“人”间气太浓,又会冲淡佛教的严肃性,使人一望便觉得似曾相识,无遐想的余地。南北朝及唐代大多数成功之作,恰在神与人之间、颇具魅力,正如卢舍那大佛形像所追求的庄严、温和以及睿智的富有性格的刻划,也是理想化了的封建社会的“圣贤”的象征,佛像的面容、身躯以及手的姿态,都表达出一种宁静的心境。表情含蓄、神秘莫测,似笑非笑,严肃中流露着慈祥,慈祥中又包含着威严,可亲而不可近,有神圣不侵犯的威势,既有男性的阳刚之气,又有女性的温柔之美。卢舍那,这尊具有佛的神秘性与人世间最高主宰的无尚权威性的集合体,真是神性与人性完美结合的典范;庄严美丽的卢舍那大佛,既是龙门石窟的象征,也是大唐盛世的体现,也是令杨江涛先生魂牵梦绕之所在,81枚惟妙惟肖的卢舍那印章,通过现代雕刻艺术,再现了泱泱大唐之灵韵。

龙门石窟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南郊的伊河两岸,因伊水由南流来,冲出山口,有东、西两座青山对峙,伊水缓缓北流。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天然门阙,古称“伊阙”,隋唐之后习称龙门。山清水秀、景色宜人,温泉增辉。自古以来,龙门山色被列为洛阳八大景之冠,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说:“洛都四郊,山水之胜,龙门首焉。”在某种程度上,石窟艺术也可称为环境艺术,环境可为石窟造像提供合适的场所,烘托造像的艺术效果。选择在远离闹市的山清水秀之处,环境本身就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与佛教绝情洗欲,向往彼岸佛国净土的主张相合拍。龙门石窟开凿于山水相依的峭壁间,朝拜者需要走一段山路,到山下还须沿山坡小路攀登,才能见到造像,路途的艰辛,会加重礼佛者的虔诚,更充分地酝酿感情,给礼佛者造成感情震动。想急切朝拜佛像而不能立即见面,经过跋涉攀登,卢舍那突然出现于面前,灵魂也于此刻被彻底征服。正所谓先有伊水,后有佛窟,有水方有此岸和彼岸,佛说彼岸,无生无死,无苦无悲,无欲无求,此岸为俗世,彼岸为佛界,一水悠悠。

佛,人无能见顶,故佛头顶长出一个高高的“内髻”,面带慈祥之气;“刚强之人见则调伏,恐怖者见即安稳”,故佛又有威慑之气;“鼻高圆直而孔不现”,故佛像鼻梁与额直通,显得智慧广大,把仅仅用于呼吸的鼻子与思维部位连在一起,成为智慧的一部分,鼻孔不现,既保持了形体的完美,又体现佛教教义。佛教徒认为佛是人天之师,其智慧、人格、道德以及其他各方面都是完美的、圆满的、至高无上的。“卢舍那”大佛无疑是佛教徒心目中的神,“卢舍那”的意思就是智慧广大,光明普照,正好概括了大佛的精髓所在。杨江涛先生的卢舍那的微笑印章无论是尺寸比例的规定、材质手感的选择、表情细节的刻画都着力凸显卢舍那大佛的风华,还突破了传统的完整清边工艺模式,利用部分清边参与构图,巧妙地与主体图案结为一体,表现佛法无边的境界和无比有大的佛学精髓。

“卢舍那的微笑”系列作品,不难看出杨江涛先生多少个日夜躬身案几、神情专注、一丝不苟的身影;以传承中原文化为己任,孜孜不倦的情操,其浑厚的艺术功底与文化修养、厚积薄发地追求创新的精神显现的淋漓尽致。杨江涛先生在篆刻上由画入印,既是篆刻之书又是文字之画,其得到之处跃然居于他人之上,形象生动。

著名书法家、篆刻艺术家刘江先生赞其作品曰:“篆书凝重端庄、刻印深厚,元朱文线条方圆相济,净而精细、工而不板、生动古拙,肖像惟妙惟肖,神形兼备、栩栩如生。”(李自超)

(责编:张青华)

分享到:

分享到唐人街BBS

印石艺术,杨江涛,卢舍那,中原频道

评论资讯台湾香港文史地方华商

新闻热图>

最新热点>

年轻时的习近平怎样保护文化遗产

娱乐炫图>

最新排行 >

史海钩沉>

图片精选>

视频>

论坛热点>

新闻推荐>

盘点:落马的61名省部级以上官员(组图)

外国政要赠送中国领导人的名枪(组图)